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文物大盜的地底江湖
2019-11-29 09:43

就這幾天,2019年11月13日,離開中國漂泊一個半世紀有余的圓明園馬首銅像,正式回歸,并在隨后并入正在舉行的“回歸之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與公眾見面。

OFk5w1YvBJubfPujH5uuMaJbQM5KqjleWydWlhnG.jpg

因為近期有文物大盜題材電影正在上映,許多人本身就在關注文物問題。如今,馬首回歸,讓“愿每一件流失文物都能回家”更進一步,在微博熱搜話題沖到了第一位置。

每一件國家級珍寶文物,背后都有一段令人唏噓的往事。今天,我們就講“地底江湖”中的三個案子。

01

國寶“唾手可得”之后

1983年10月22日,傍晚8點,一個16歲男孩,若無其事地從湖南省博物館門口走過。

他身穿舊西裝,腳踩硫化膠皮鞋,手提一個尼龍纖維袋,袋子里面裝著手電筒、手套、三角刮刀等工具。博物館大門尚未上鎖,他閃身入內,躲在“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陳列廳”北角一棵大樹下觀望。

深秋的傍晚陰雨綿綿,行人急匆匆回家,誰都沒有注意到眼前這位奇怪少年。

這位少年名叫許反帝,他盯上這批馬王堆文物已經一個多月了,此前他曾六次來這里“踩點”,將陳列廳內外的地形情況、警衛值班的巡邏規律暗記在心。當天下午早些時候,許反帝按照事前規劃,切斷電源,潛入陳列廳北邊的一個廁所中,廁內有一扇兩米高的通風窗,他趁人不備,將通風窗的封鉤打開,又在展廳外豎了一把竹梯。

當晚,許反帝從這個通風窗進入展廳,偷走了 31件極其珍貴的文物、4本線裝書和3件復制品,其中包括我國一級文物,世界現存最早、工藝最精湛、質地最輕薄的服裝珍品——西漢直裾素紗襌衣。

這是為西漢紡織巔峰之作,代表著漢初養蠶、繅絲、紡織工藝的最高水平。漢代文獻稱它:薄如蟬翼、輕若煙霧。

LK4Xn8NWQJr4wyU2MoCtK7qyvJj8tzfpFLARmOpn.jpg

▲素紗襌衣,湖南省博物館官網截圖

相傳,唐朝時,有一位阿拉伯商人在廣州與中國官員相見,突然發現這位官員身上有一顆黑痣透過薄薄的衣服顯露了出來。官員見他目瞪口呆,便問:“您為何盯著我的胸口呢?”阿拉伯商人連忙答道:“我在驚奇為什么透過雙層衣服還能看見您胸口的一顆黑痣。”官員聽后大笑,拉開衣服讓商人看個仔細。原來他穿的衣服不止兩層,而是五層。而這件西漢直裾素紗襌衣,則是年代更早的實物。

馬王堆漢墓出土的還包括一具全世界聞名的女尸——辛追夫人。出土時,辛追夫人遺體尚“新鮮”,皮膚有彈性,血塊可辨,可謂曠世奇跡。許反帝既生盜竊之心,那就難免遭遇這具女尸,于是,他就以湘雅醫學院停尸房為訓練基地,練膽。

第一晚,見到一排整齊的死尸,他嚇得魂飛魄散;第二晚,他敢掀起一塊塊停尸布辨識男女;第三晚進入停尸房,他見男尸就握手,見女尸就捏臉。

KtWEofh1xUZUv14kflZkSLfpwJMDzwhPDXkerMUS.jpg

▲辛追的棺槨。資料圖片

他不再“怕”了。

他把這些文物裝在尼龍袋里,大搖大擺地請保安開門放自己出去,還給值班的門衛敬上一支煙并替其點燃。保安見他常來,還以為是哪個領導家的孩子,沒有起疑心,直接開門放他出去了。

QQFpOyyf2Ll0to8b6HR70exB4bmuXNAcPnzmeNKi.jpg

▲被追回的文物。資料圖片

年輕的外行高中生,作案手段如此簡單、工具如此簡陋,居然成功將名噪一時的國寶級文物輕易偷走,匪夷所思,也僅此一例。

我關注這個案件,是因為,許反帝的媽媽許瑞鳳,算是我(鹿鳴君)校友。上世紀50年代,因家庭成分好,許瑞鳳被保送中南政法學院(我在1999年考入這所大學)。1959年畢業后,她被分配到湘潭市公安局下屬的公檢法聯合辦公室,后來輾轉到長沙教育學院教法律。而許反帝的父親,也是大學老師,教數學。

上高中之前許反帝成績很好,就是有個偷東西的壞毛病。他偷過公家的煤炭、扁擔,偷過學校的電視機。家里人管不住他,只好由他去。去博物館偷文物之前,他因為缺課被所在高中除名,他聽說香港很繁華,于是想去那里大展拳腳。據許反帝本人說,他偷文物的主要目的是賣錢,為自己偷渡去香港做準備(那時香港還沒有回歸祖國)。

EJsboexDVvPRx9Z9JgNqYkxYgW0adOJnX50Kj2UV.jpg

▲許反帝

當許瑞鳳,這位我的隔代校友,發現自己的兒子偷回了文物之后,作出了一個奇怪的選擇:把這些文物打包,一些寄回省博物館,一些扔在公園(后被博物館尋回);另有7件珍貴漆器不方便丟棄,就淋上汽油,放火燒毀。

后來,許反帝又到長沙友誼商店偷竊被抓獲,隨后,他招供了文物盜竊案。1984年,許反帝因盜竊文物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許瑞鳳以包庇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

故事到這里并沒有結束。

在監獄里,許反帝因為表現好不斷獲得減刑,11年后假釋出獄。為了幫助他重返社會,居委會給他安排了一份簡單的社區服務工作,但他不去,而是給房間里裝上一道鐵門,把自己鎖在里面,從此與世隔絕。他喜歡喝刺激性飲料,而早他兩年假釋出獄的許瑞鳳則去撿垃圾,以賣錢滿足他這個唯一的癖好。

許反帝的反常舉止引起本地居民關注。十幾年后,2009年6月,居委會與警方合力,打開了許反帝的鐵門,房間氣味濃烈。他說,自己十幾歲就坐牢了,故而顯得比同齡人蠢得多。而這一年,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的疾病診斷證明顯示,許瑞鳳患有“神經癥”等多種疾病。

2017年,紅星新聞的記者去訪問了這個獨特的家庭。他們發現,80歲的許瑞鳳,房間里被垃圾堆包圍,許瑞鳳披頭散發,腰腹佝僂,羅圈腿變形,居民們斥她為“瘋婆子”,而她則認為這都是鄰居們的造謠,她對記者唱起了歌頌自己的歌謠:“許瑞鳳、志氣宏,有謀又有勇,打平天下不平事,人們稱她是大英雄。”

XbwEx5CCRgy17cNwaRwlOG22lsLjE0GnV6GpsooE.jpg

clcXr59ugU1hXh7SiRBvqJeZxevsSzzbIUzi6ucc.jpg

▲2017年12月紅星新聞記者訪問時的許瑞鳳照片,家里如同垃圾堆。圖自紅星新聞

許瑞鳳還習慣于在陽臺上對著空氣破口大罵,痛斥自己的丈夫和居委會某個女人或某個女學生有染。而紅星新聞的記者所見的,則是她的丈夫李光榮,在固定時間到附近的中南大學食堂打盒飯送給她吃。

今天打開湖南省博物館的官網,最顯目位置的,就是當年許反帝曾經盜走的那件素紗襌衣,但很少人知道它出土之后差點被付之一炬的往事。

今天的許反帝,已經53歲,是低保戶,他依然和自己的爸媽生活,但他的生活,在社區幾乎隱形。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