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君子協議”下的畫廊與藝術家的代理關系將走向何方?
2019-11-29 11:10

摘要:2019年藝術頭條APP與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論壇現場導言:2019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雅昌藝術網與藝術頭條APP發起了一場名為:“中國畫廊與藝術家的中國式代理”的論壇,邀請程昕東國際當代藝術空間創始人,收藏家程昕東;大未來林舍畫廊負責人林岱蔚;蘇黎世MAI36畫廊亞洲代表王維薇;香格納…

cY2I8WcjaCJPWmo5Lmqcnz9eoxy4AS30x7hc2Xty.jpeg

2019年藝術頭條APP與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論壇現場

導言:2019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雅昌藝術網與藝術頭條APP發起了一場名為:“中國畫廊與藝術家的中國式代理”的論壇,邀請程昕東國際當代藝術空間創始人,收藏家程昕東;大未來林舍畫廊負責人林岱蔚;蘇黎世MAI36畫廊亞洲代表王維薇;香格納畫廊總監單學萍作為嘉賓參與討論。由雅昌藝術網,藝術頭條APP總編輯謝慕擔任主持。

1uOuligW5biyrcMOolQbONwKm0GsaoWLTQAhcFOO.jpeg

嘉賓合影,左起:程昕東國際當代藝術空間創始人,收藏家程昕東;香格納畫廊總監單學萍;雅昌藝術網,藝術頭條APP總編輯謝慕擔任主持;蘇黎世MAI 36畫廊亞洲代表王維薇;大未來林舍畫廊負責人林岱蔚

嘉賓簡介與參加博覽會的初印象

程昕東:收藏家這么多年,這兩個博覽會可以這么說在亞洲地區來講除了Basel香港,應該是最高水平的,同時又帶有中國本土的特征,同時因為一些國際著名的畫廊參與,而且他們帶來的作品也是國際當代藝術界很活躍的藝術家,整體品質已經非常高了。

我也是參與者,我覺得上海有這么優秀的藝術博覽會,除了參與者的品質以外,還有整個結構里面有一個最大的關鍵是社會的介入程度,包括媒體、收藏家、政府部門以及社會各界對這個博覽會的關注度很重要,如果只是曲高和寡,這件事也不好弄。

這一周確實是上海一個很大的藝術節日,人山人海,大家都很仔細地在觀看這些藝術作品,從藝術教育、傳播、推廣等等方面都有很積極的意義。

王維薇:我是臺灣人,但05年就進入了中國當代藝術領域里面,在07、08年的時候在博而勵畫廊擔任過畫廊總監,之后在臺灣也做過博覽會。我印象中,上海最早的是07年的上海當代藝博會,那個時候也很盛大。

從那時到今天,我覺得最大的改變是程老師剛剛提到整個產業各方面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上海私人美術館,更多專業畫廊以及更多在長江流域藏家收藏群體的興起。

我們畫廊MAI 36是來自瑞士蘇黎士的畫廊,是第一次在西岸藝博會有一個展位,但是從第一天的預展到今天整個博覽會的人潮是沒有停的,我們可以看到不同社會階層全部參與到這一場盛會里。上海藝術氛圍是現在亞洲非常重要的一個藝術周,帶動的力度也非常大。

林岱蔚:大未來林舍畫廊從80年代末,我父親那一輩就開始做畫廊,一直到現在經歷了許許多多亞洲藝術市場的起起伏伏。我們其實也都很驚嘆上海這個市場的成長,特別是從第一屆021跟西岸我們都持續參加,現在發覺收藏家也不斷地在成長,他們從一開始喜好的買賣,到后來開始探討收藏系統該怎么建立,他的品位、怎么去思考藝術,這會是藝術發展最重要的一塊,我們不純粹只是消費,甚至已經到了完整的收藏的思考。所以在這個市場的廣度跟發展上,我覺得現在只是起步,大家都才開始而已。

單學萍:我是香格納畫廊的單學萍,這是我們家門口的博覽會,在地理上各方面帶給我們非常多的便利,我們也確實是從兩個博覽會創辦的第一年開始一直有參加。不僅因為便利,也因為兩個博覽會一直以來是很高品質的博覽會。

講起博覽會,我昨天特意去翻了一下香格納畫廊參加藝術博覽會的簡歷,我們一直會說香格納是第一家受邀參加ArtBasel的畫廊,到今天看到在中國不僅僅是香格納一家,已經有好多家。這讓我有比較多的感慨,2007年之前,我們畫廊參加的主要是國外的藝術博覽會,之后上海有了藝博會,一開始是9月份在上海非常繁華,現在是11月真是一個藝術的盛會。那么在這個盛會里邊不僅僅包括藏家、畫廊之間,而且我看到有時候我們就因為這個機遇,藝術家會聚攏在一起,我們也會在這個月推出非常高品質的本土藝術家的展覽等等,而且我會發現行業之外的人都會加入進來,他們也非常迫切好奇地要走進來看一看當代藝術是怎么樣的。而且在里邊也得到了他們要的驚喜,這是很好的。

DGBvOKkkUkfN9FGNuyMYDv09vpfaAfFdZaGGk4Cb.jpeg

2019年藝術頭條APP與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論壇現場

2019上海藝博會 畫廊賣的如何?

程昕東:可以說收獲很大。因為在一個大的經濟格局之下,目前至少對我們畫廊來講,來的時候是有點兒忐忑,大的基本面是有很多不確定性,目前整個消費者的心理,消費的心態不是很興奮。參加藝術博覽會是很冒險的一次行為,在對未來整個經濟面不是很清晰的時候大家可能會比較謹慎,沒想到在前三天博覽會的時候我們已經有收益了,這個是很開心的事。

王維薇:這次銷售的成績我們自己還是滿意的。也跟在上海當地的年輕藏家周聰合作了晚宴跟派對,在這樣一個年輕的有影響力藏家的合作之下,對我們藝術家的介紹是有相當程度的幫助的。最欣慰的是透過這次的參展認識了很多對藝術收藏有非常嚴肅研究態度的新的藏家。

因為我們來之前沒有預期會遇到誰,但我們遇到的藏家問的問題各方面都特別到位,尤其是我們這次帶的一個德國藝術家Magnus Plessen,沒有想到很多藏家對他可以有這樣的理解程度。

同時參加ART021與西岸藝博會的大未來林舍、香格納畫廊

林岱蔚:其實像我們這么長期不斷地在國內參加博覽會,每一次博覽會都會為之后做鋪墊,這次來之前已經有許多以前沒有買到作品的藏家,大量的在跟我們聯系接洽,當然我們銷售方面還算是比較滿意的。但是我覺得每一次博覽會更想要做的事情是接觸到一些新的藏家,跟這些新的藏家的交流和溝通,把我們的理念以及藝術家的觀點可以有更多的溝通,也為下一個博覽會的銷售做一些鋪墊,這是我們主要的工作內容。

單學萍:兩個展位也好,一個展位也好,并不僅僅局限于展場,我們還是看后面的一些衍生出來的關系,還有藝術家作品的普及程度,這個是很重要的。

就我們參加的這兩屆來說的話,其實成本上會節約一些,因為比較近。但是節約的成本在藝術作品上也確實花費了很多精力和資金,跟藝術家之間的討論和呈現等等,我們還是非常希望每一個細節都是做得到位,是以展覽的標準來做的。整體賣的比預期要好。

6guixHq9eZSK38bOJ5Seketg6GOEMrUxmqQXwMT8.png

程昕東國際當代藝術空間創始人,收藏家程昕東

畫廊與藝術家的代理關系:是君子協議還是簽訂合同?

程昕東:我從業已經快30年了,從90年代開始,那個時候中國就幾乎沒有專業的畫廊,我們第一代扮演的角色其實是從經紀人開始,通過展覽的策劃,向西方的專業畫廊和美術館、雙年展等等推薦,扮演著橋梁的角色,基本上是跟國外對接的一個通道。專業本土畫廊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的時候出現,這個時候跟藝術家的合作并沒有一種契約的關系,更多的還是一種情感的關聯度,以朋友或者作為一個專業人士、為藝術家提供服務。

隨著這種累積到一定的時候,更多的專業性畫廊本土的出現可能是從上海的M50開始,第一代畫廊包含香格納;2008年以后,中國的經濟發展進入到另外一個高水平,就是升級版的時候,這時中國的畫廊是在邊學邊摸索一個中國式的代理模式,這種跟藝術家合作的方式,沒有西方的一種契約手段,因為契約需要條件、需要責任,大陸畫廊在這個時候有一種擔憂,在市場情況不是那么穩定,背后可依靠的實力不是那么結實的時候,與藝術家的合作穩定性相對來說要弱一些。

比如程昕東畫廊已經成長將近30年,我覺得目前比較適合我們畫廊成長的是項目合作,通過一些展覽策劃的形式來做是相對來說會比較輕松,或者說比較可持續的一種狀態。

王維薇:MAI 36畫廊是32年之前在瑞士成立的,我們跟藝術家的合作已經超過30年的時間。其實我們沒有跟任何藝術家有過簽約這個動作,因為跟我們合作的所有藝術家都是他們的第一家畫廊,經過三十年大家變成像家人一樣,不用說什么,默契太好了!他們很多都不是住在蘇黎士的藝術家,但是他們如果一旦到蘇黎士都不是住酒店,是住在我們的創辦人維克特的家里。

我們的藝術家挺多的,大概二三十個,有時候展覽安排不過來,有一些老藝術家除了在畫廊本身的個展之外,在全世界有很多美術館的個展、群展,這些展覽都是我們畫廊會幫他負責處理,但是藝術家自己本身也有工作室,所以他的工作室會跟我們的畫廊保持密切的關系。希望未來在中國能夠有更多的美術館的展覽、群展,讓更多中國的觀眾更多的認識我們的藝術家。

目前我們也有跟一位中國藝術家臧坤坤合作,他是我們畫廊最年輕的藝術家。

林岱蔚:其實代理制臺灣是最先實行的,它源自于美國。我們先了解它的本質,再思考需不需要這個制度。最早美國藝術剛剛起步時,很多年輕藝術家沒有飯吃,生活很辛苦,畫廊每個月給他們一點錢,持續地跟他們拿作品,于是行程了代理制度。

代理的方式在臺灣也沿用了下來。但是,我們看到現在藝術家需要這樣子嗎?其實好像也不需要,代理制度已經轉到另外一個模式了,他比較像是畫廊持續為藝術家做項目,做活動,產生一個合作的關系,所以當年的代理到現在我們談的代理合作已經不是同一個情境了。像我們跟藝術家也是不需要簽約,就像維薇說的,跟藝術家其實像家人,我們更多的是信任,家人之間的信任是不用說的。跟藝術家合作,當我們建立了一個信任的基礎,那個合約有沒有其實也不重要,我們只是要告訴藝術家接下來辦一些什么活動,你現在要準備什么,有什么項目要進行,不斷地往前推進。藝術家也看到我們的工作,彼此之間有一個緊密的結合。藝術家有更好的項目,比如說更好的畫廊一起合作,我們也樂見其成。

就像我父親經常跟我說當年80年代末,趙無極先生跟我父親合作的時候他在美國跟歐洲都有代理畫廊,但是他在亞洲只給我父親,他們也沒有簽約,但是趙無極老先生很清楚他的畫就是給我父親,他也不會再給其他的亞洲畫廊,藝術家的操守跟他對畫廊之間的忠誠度,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們找藝術家很簡單,都是君子協議。喜不喜歡是看作品,合不合作是看人。

我父親就可以義無反顧的去做他該做的事情跟推廣,也造就后來趙無極先生在亞洲市場的興起。后來也許因為趙無極在國外慢慢越來越好了,一些大畫廊大量地搶奪資源,我們就沒有那么容易跟趙無極老先生取得很好的作品。但作為一個畫廊,經歷這個過程有一些收藏,藝術家發展的越來越好了,大家可以獲得的東西,所以在藝術家的合作推廣上,我們畫廊是盡力做讓藝術家往上走,會跟著藏家一起收藏、一起成長。

單學萍:畫廊合作的藝術家名單超過70位。前兩年我們出香格納畫廊二十周年的畫冊,我數了一下除了非常穩定的代理關系之外,其他有過一些合作的藝術家超過了100位。

我們十周年的畫冊,那個時候是31位。相當于十年翻了一倍。

無論是在中國上海這個地方或者是說我們的創辦人勞倫斯先生,應該從各個方面的氣質來看我們都是君子協議,會有一些交情、人情各方面的一些東西,但是他還是有一定非常穩定的一個規則,不排除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們會有一個細節的商定。

pOcupStTJD1o4zyPAnVIDBJ6Ruu6XU6QOE0xCaTB.png

蘇黎世MAI 36畫廊亞洲代表王維薇

與藝術家的合作:默契與尊重的考驗

程昕東:因為這個職業很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關系,作為畫廊,你對藝術作品的感受如何,你處理人際關系的時候是怎樣的,是一個很感性的東西,因為藝術家是一個個體,他的創作是很靈活的,他不斷有各種情緒在變化,一個變化的個體怎么可能通過簡單的文本契約來跟藝術家保持一種所謂的“婚姻關系”呢?如果沒有你的工作和情感去維持這種關系的話,這種契約也是一紙空文。

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試圖要通過一種契約來控制一個生動的,不斷地成長的藝術家的話,這是沒有未來的,帶來的結果就像婚姻一樣,可能就是最后變成仇人,可能把你以前所有的工作、所有的努力、跟藝術家的關系全部都搞成很無聊的結果。

其實也不是完全不需要契約。也許這個契約是相對階段性的,而不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因為契約還是有一種相互的尊重、相互的責任、相互的期待,在某一個階段里邊還是有效的,并不是一個終身的契約。畫廊的職業很精彩、很辛苦,成本也很高,要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對你的要求、綜合性的能力,方方面面,無論從經濟實力、專業判斷,尤其是在今天這樣一個開放的世界里要求更高了!一方面享受跟藝術家一起共同成長,享受藝術帶來的分享,因為你選擇這個事情,肯定是對藝術有情懷,有態度的,才能進入到這個職業,因為這個職業看起來門檻很高,但是要長期成長跟發展的時候,其實門檻是特別高,因為要不斷地學習,不斷地去跟藝術家一起,成為生動的創意者。

我們之前是有一種默契、尊重,核心問題是畫廊對藝術家作品的判斷,對他個人的判斷,你的工作能不能讓雙方獲得一種不需要契約的默契、相互的尊重,一起共同地往前走一段歷程。

王維薇:程老師的比喻非常生動,畫廊跟藝術家的關系的確有一點像婚姻關系。我們也是用情感在跟藝術家工作。

林岱蔚:我們也是。青年藝術家第一要先建立彼此的信任感,他相信你,你也相信他,這是慢慢積累出來的。我的經驗是代理制度,其實有時候會互相耽誤了,有時候有更好的條件,因為你的代理他失去一次機會。你好像掌握到什么,可是你失去的是這個藝術,我們都希望藝術家好,作為一個好畫廊就是把藝術家做好了,這個市場才會好,畫廊才會好,手上的名牌越多,成功的藝術家越多,才會越成功越去代理,所以你不能耽誤藝術家,你跟他怎么維系一個合作關系?這個信任,畫廊跟藝術家彼此一直在拿捏,這是做畫廊需要付出很大部分心血的地方,但是也值得。

單學萍:年輕一點的藝術家會在細節方面討論的更具體。大家都會說香格納是和藝術家共同成長起來的,因為香格納是1996年創辦的,那個時候只是一個小空間,但是我們代理的藝術家像余友涵、丁乙、李山,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是非常出色的藝術家,我們只能說是在市場領域共同成長,在之后包括有了空間、有了很多的展覽展示的機會,這時我們可以相互商量、相互成長,把一個東西更好的呈現,這個方面是共同的。

那時勞倫斯先生為什么說“我要開一家畫廊”,是因為他覺得在上還有那么多好的藝術家,今天來看我們十年間藝術家已經翻了一番,其他的畫廊更不用說了。但是藝術家的總數,從事藝術行業的專職藝術家總數有沒有翻了那么幾番呢?好像未必,所以藝術家確實會有更多的選擇,更開闊的眼界,我們作為畫廊確實希望成為當中的一個紐帶,無論有更多的展覽的機會,有創作的一個視野,還是說跟其他的美術館、畫廊有更好的合作,我們都是非常樂意去做的。

MecunYPWVXtAiIEghO28KKbcJdAufyqHvSZ1zZc6.png

大未來林舍畫廊負責人林岱蔚

畫廊與藝術家合作過程中遇到的困難

王維薇:我們現在遇到的困難是因為有跟其他畫廊同時代理一個藝術家,展覽的頻率就增加了。藝術家作品的數量沒有辦法供應更多的展覽。這是我們在共同代理情況之下的一個困境,但我們還是完全尊重藝術家自己創作的步調,他自己的安排,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也像程老師說的,藝術就是回歸到作品,作品才是最關鍵的,這個才是我們最核心的一個價值。

林岱蔚:困難還蠻多的,因為人的行業,所以不可避免大家都會有一些選擇,但作為畫廊,我們很清楚自己在扮演什么角色,清楚自己該怎么做。如果藝術家要走的時候還是要好好地說再見!這需要很大的智慧去處理。比如藝術家有一個更好的選擇,是真的好還是看錯了呢?我們得跟他溝通,跟他分析,甚至有時候要取得一個雙贏的決定。小事件也時常發生,我們不要讓它變大事件就好了。

單學萍:我們恰恰是不忍心說再見的那種類型的。因為藝術家確實是一個創作的個體,但他自身也會遇到困難,也會有疲軟期、瓶頸期,有時候畫廊也無能為力,或者說我們的溝通也可能會無效等等,但畫廊會盡力提供支持。

還有一方面是資金問題,因為現在所謂的當代藝術不像二十年前把畫掛在墻上就行了,現在有太多的做影像、做項目、做裝置、經費呢?哪里來?我們當然是非常期待呈現,而且我們有很多空間,我們恨不得是幾個空間一下子引進來非常非常棒的展覽,但是經費從哪里來?這也是作為一個畫廊非常大的壓力,我不知道這個算不算傷害,但就是一個困難吧。

程昕東:我認為沒有一個畫廊不表示他沒有受過傷害,一個“人”的成長,生命過程中有很多這種大大小小的傷害,某種意義上這個“傷害”跟某種失望,情緒有關。有一天你說哎喲!曾經跟我合作過的藝術家竟然成為一個偉大的時代的藝術家!這種感覺會覺得很阿Q精神。但是要做好這個準備,精神的折磨是隨時隨刻,因為你是跟一些創造者在一起合作。但不要忘了,這里面可能就出現一個畢加索,當然我的成長過程中,最起碼我有一個很好的收藏。

因為我出道比較早,從90年代開始,跟很多人都成為了朋友,這些藝術家的作品我都代理過,而且我至今還留著很精彩的收藏,幾百件,去年在湖北美術館做了一個當代雕塑部分的收藏,明年會做一個影像部分的收藏,未來可能還有綜合性的收藏展。這個時候!就是剛才說的,當你看到這個工作成果的時候,可能過程當中很多的不快,可能也就過去了。同時你的收獲是方方面面的,因為我們的成長就是伴隨著這些藝術家的成長過程當中無論是精神的或者是物質上的,跟藝術家成長過程中,各種經歷都是非常重要的。

H9dZMJMgdGaMEZvpzvtW6XWxOwaUy69YqQCoISgT.png

香格納畫廊總監單學萍

國內畫廊與藝術家合作所處的階段與未來發展趨勢

程昕東:未來永遠是不確定的,但是可以分類,可能需要更細致的工作,一方面對藝術的情懷永遠要保持,努力工作,讓自己盡可能強大,這是一個關鍵。作為一個畫廊經營者如果你不夠強大,而且你不努力工作,你沒有吸引力的時候,肯定是找不到好的藝術資源的。這個時候可以有不同類型,一級市場的畫廊跟二級市場的畫廊可以分開,更細化,自己一定要知道你從事畫廊職業是在一個什么位置上,明確了這個位置以后就要各就各位把這個事情做好,要明確你的身份做一個事情的時候不能太大,太多,可能需要找到一些策略,同時如何在未來能夠推動藝術,為藝術家提供專業服務。

王維薇:我們畫廊因為是瑞士的畫廊,所以我們從選擇藝術家開始幫藝術家做規劃,到幫他做展覽、方方面面的安排都是從一個國際角度來做考量的,所以像我們國內的藝術家臧坤坤,他跟我們合作了之后我們把他推薦到了一個國內的畫廊,現在我們會從明年開始做共同代理,這也是我們非常樂見的一個結果,我們都希望一個年輕藝術家他在歐洲、在亞洲的布局是共同的,也希望將來找一個美洲的畫廊,讓他的事業可以更穩健的發展,這是我們長期的一個布局。我們也有很多西方非常重要的藝術家,也希望如果在亞洲有合適合作的機會,也很樂見這樣的一個發展。

林岱蔚:未來怎么樣?我跟藝術家談合作的時候都說我們要談的是一輩子的,這一輩子假設你能到60歲、70歲,你的創作你要先去思考清楚,我們當下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地做、踏踏實實地走,就比較省勁,但我們還是要懷抱夢想,一起走過未來的幾十年。

單學萍:我認為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現在這樣大家都很好,遇到新問題,我們可以再變通。但是唯一我們要做的是我們希望更專業、更有誠意地為藝術家服務、為藏家服務,做他們之間的紐帶。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